第一百三十五章 聘礼!(求订阅)(1 / 2)

听到谢远的传音,齐欢明显是愣怔了一刹那,满是震惊的看着谢远。

他大概是不能理解,谢远是如何做到跨越五丈距离在他耳边轻语的。

不过齐欢也知道此时不是纠结的时候,因而很快低声回答了谢远。

“呃……我分别传信给了四长老和七长老,他们应该收到了。”

“不够,再试试联系门主。”

谢远摇头。

齐欢有些疑惑,但谢远却停止了传音,转回了头去,他想了想,还是直接捏碎了此行带的最后一枚传讯符。

“齐师兄,怎么了?”

察觉到齐欢的异样,周生生等三人都看了过来。

“可能有变,都小心一些,尽量做些准备。”

齐欢却也不傻,多少从谢远的态度中感觉到了一些东西。

在几人私下交谈的时候,大厅之中的气氛也是不知不觉的高昂起来。

却是秦家开出三十万灵石的聘礼后,竟是还有人没有放弃。

三十万灵石,对于一个青州一流家族而言,大约是三年的净收入。

以如此代价去迎娶一个女子,这在青州历史上只怕是头一遭。

谁都知道林家不可能为林清浅准备多少嫁妆,又或许,这些家族也是盯上了那可能存在的逐日魔教的遗藏,也或者是……林清浅本身。

毕竟,林清浅除了人人赞叹的美丽,也有着惊人的天赋和实力。

五行强者在青州一流家族,已经属于顶尖战力。

真相如何谁也不知,但看秦观那愕然的模样,显然也不知道自家老爹竟然会这么拼。

秦家开出天价聘礼,却是直接惊退了朱家,朱蓟在皱眉之后微微摇头,朱俊凡也只能不甘的放弃。

之后柯家和赵家也先后放弃,此时还未表态的,便只有那来自谢家的青年谢麒麟,以及柯烬和假冒成“姜夜”的谢远。

谢麒麟似乎还不想放弃,回到谢家那银发老妪旁商量了一番,两人似乎起了争执,而谢麒麟不顾谢家太君铁青的脸色,紧接着开口道:“我谢家除了奉上十五万灵石,灵器若干,还会送上一颗上等品质的五品升元丹!”

此处一出,却是也激起了无数波澜。

“五品升元丹,还是上等品质!”

“谢家竟是如此舍得?”

“没看谢老太君的脸色不对吗,我看多半是这谢麒麟自作主张……”

“啧啧,依我看,这些人中怕是只有谢家这少年是真心喜欢林清浅,那眼神中的炽热,像极了我年轻时的模样。”

连谢远也诧异的看了一眼这刚才并没有注意到的谢麒麟。

五品升元丹!

升元丹,是中三境破境专用的丹药,用了升元丹未必破境,但不用升元丹却是极难破境。

当初谢远五行晋六合,也是准备许久,最后借助了以惊龙剑上六品妖核为引的升元丹才是成功突破,代价极大。

当然,一般的五品升元丹用五品妖核炼制已经足够,谢远算是极其奢侈,不过炼制出的升元丹却也品质极佳,甚至无限接近六品。

而谢麒麟若所言为真,一颗上等品质的五品升元丹却也是很难得。

而其价值也是不太好估量,只能说林家若是真的需要,那么其价值,还真不一定就比十五万灵石少。

毕竟丹药存在一个可遇可求的问题,不如灵石那般普遍。

果然,林镇州的眼睛也明亮了不少,不过他还是没有急着表态却是又看了众人一眼,笑呵呵的道:“谢家有如此心意,老夫感激不尽啊……不知可还有哪家需要表态的?”

林镇州那待价而沽的模样虽然让不少人都是鄙夷,但见却也有人甘心上钩,他们也只能暗自羡慕了。

“林家主,不问问我吗?”

柯烬淡笑一声道。

虽然不知道陈万峰在林镇州耳边说了一些什么让他态度大变,不再流露出不满,但林镇州面对柯烬却也没什么欣喜的模样,只是勉强笑道,“哦?愿闻其详。”

“聘礼嘛不敢说有多少,本世子只能保证一件事……”

柯烬顿了顿才是接着说道,“若是林清浅做了本世子的女人,未来的青州或者说未来的激极东之地,林家必定是第一家族!”

“世子说笑了。”林镇州先是一愣,随即摇头道:“林家何德何能,敢有如此野心?”

林镇州说的敷衍,显然毫不动心,众人也是摇头。

先不说柯烬只是空口承诺,就算他真的有这种心思,极东之地的事情却也不是他说了算。

谁都不否认他背后站着传说中的王侯强者,可问题是……在山的那边又过不来有个刁用!

最开始听说王朝来人,竟是王侯世子的时候,整个青州的家族都沸腾了。

这才有了柯烬初到那一日,每一个有名姓的世家都以重礼迎接的盛况。

可谁也不是傻子。

柯烬语焉不详,加之种种表露出来的迹象,以及九天阁的情报,大部分有心人都猜出了柯烬只怕是因为某种意外才进入了极东之地。

也就是说,王朝和极东之地的天堑依旧没有打破。

柯烬就算是王朝太子,却也给不出多少好处。

于是众人的态度自然有了相应的改变。

虽然依旧不会轻易得罪对方,但敬畏却是少了很多。

“我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完。”柯烬注意到了周围人的轻视,眼中寒光一闪,自顾自的说道。

“世子请说。”林镇州不在意的道。

“若是林家今日不肯答应本世子,那本世子可不敢保证……林家还能存在多久。”柯烬轻笑一声道。

大厅中一静。

不止林镇州,众人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。

“世子此言何意?”林镇州第一次勃然变色,皱眉道,“你这是在威胁老夫?”

柯烬忽的笑了,那笑容中满是轻蔑。